• banner
首页幻灯
自残九次而不逝世 徐渭是用命在写书法 书法 徐

  引首:龙飞凤舞。王己千题。钤印:王季迁

  人们敬慕徐渭的文采,重视他的书画,尤其是他的书法。徐渭的草书尤其引人入胜。大珍藏家王季迁做了一辈子书画生意,却舍不得卖徐渭的书法,收藏保留,并题引首:龙飞凤舞。

  这个手卷后来被马积祚和王季迁先生先后旧藏。

徐渭像

  ‘宋元明清中国古代书画大展’,保利艺术博物馆,2010年3月。

  比方在刚停止的南京博物院举办的“陈淳、徐渭字画艺术展”上,两件三米多高的徐渭巨幅书法,畅快淋漓的徐渭《杂花图卷》,神魂聚散的陈淳《罨画山图》,看完若不心跳加速,你来找我来。(我好当面diss你一下?

  第二篇,过汪氏别业二首,非常进入状态,如浩浩汤汤之江水,十分宣泄。

  徐渭?草书李太白诗卷

  上海保利(华谊)拍卖368号拍品

  到第三篇《待酒不至》,徐渭的情感已经抒发,但仍在激昂状况中,笔尖仍在旋转跳跃中,但缓缓归于平庸,最后坦然扫尾。

  鉴藏印:宝武堂、震泽王氏季迁收藏印、怀云楼鉴赏书画之记、王季迁海外所见名迹、季迁心赏、竹里馆、马积祚鉴赏章

  明代书画中有两颗刺眼的明珠,叫做“青藤白阳”,就是徐渭和陈淳。

  19年间,徐渭阅历了太多。14岁时,嫡母苗氏逝世,他只好随着父亲第一个妻子童氏的儿子,比自己大二十多岁的哥哥徐淮生涯。徐淮对他又如何呢?

  手卷?水墨纸本

王季迁书画收藏的特点,曾有专家评论,在于不拘泥偏见,不囿于个人喜好,而是从传统重要流派征集入手,与博物馆的购藏打算近似,在个别私家藏家中堪称常见。全世界传世的宋元真迹有如百里挑一,而他所收藏的宋元名迹之多,为海内外博物馆所未必可能办到,所谓“富可敌国”,在这个意思上说,而且更在于对一把扇子的观赏相沿既久离合聚,并非夸张之词。1973年,王季迁将包含南宋马和之《九歌图》及赵孟坚《水仙图》等 25 件宋元名画以 250 万美元的价钱让售给纽约大都会博物馆,该馆自此有了分量级的中国书画收藏。1997年,为了感激王氏家族在推广中国文明方面所作的奉献,大都会博物馆特别设破了“王季迁家族艺术馆”。

  但能让你心跳加速的,毫不是把持,而是激情的喷发。

  徐渭自己这样形容:“骨肉煎逼,箕豆相燃,日夜旋顾,惟身与影!”

  钤印:青藤道士、文长、天池山人

  二十一岁时,徐渭结婚了,但他自己不家,于是入赘了妻子潘家。在古代男尊女卑的社会,一个男人入赘女家,再加上他徐渭是那样机灵敏感,心中焉能不难过。好在潘氏与他感情不错,也算是一点抚慰。

  在古代,自由不羁的人被称作狂生,徐渭的狂则被称为“癫狂”。他自杀九次而不死,被称为中国的梵高。他是明代中晚期书法和绘画的标杆性人物,他的作风影响了之后一大量艺术家,比如我最爱的八大,比如每天写的齐白石。

  先看第一首《寻山僧不遇》。

  然而这位“越中十子”之一的徐文长,二十岁才考上秀才,而后直到四十一岁,考了八次科举,还是个秀才。

  马积祚是民国时期著名实业家、金融家和收藏家,他收藏过良多著名的古代书画,后来散佚,多流失海外,好比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藏金代杨邦基《聘金图》卷,弗利尔美术馆藏王翚《仿黄公望富春山居图》等,管中窥豹,可见马先生当时的收藏,是异常有程度的。

  钤印:王己千玺

  徐渭?草书李太白诗卷

青藤书屋

  草书的节奏感之一,是“疏可走马,密不通风”,这样才干构成松和紧的对照。“松门闭青苔”的门字,堪称是疏可走马。之后“禅室无人开”这行,就开始严密起来了。

徐渭杂花图卷之局部

  起源:民国画室

  这个舞字就太美丽了,像一个高高瘦瘦的舞者甩出去了连绵不绝的水袖,但结尾一个有力的勾给提起来,又把气凝集在这里了。

  写到此处,徐渭已经激情磅礴,时而鼓荡高昂,时而绵延不绝,看得人也很高兴。

  30×383 cm。

  细细读来,每一笔都像跳舞一样,起承转合,笔与笔之间,字与字之间,顾盼生姿。

  看这卷草书,再联想起徐渭崎岖的终生,你大略晓得他为什么要这样写字。

  生活对徐渭关上了好几扇门,并未翻开一扇窗。

  徐渭29岁时,才把母亲终于接回家。母子一别,就是19年。

寻山僧不遇。

  这是天池隐士、青藤羽士崎岖而坚强的性命的一种表示情势。

  1521年,徐渭出身。生母是父亲暮年纳的妾,徐渭生出来一百天,父亲就去世了。正妻苗氏没有生养子嗣,就把徐渭带在身边养育。生母虽无抚育之恩,但究竟和徐渭血脉相通,然而十岁那年,生母被嫡母逐出家门。

游山谁可游?子明与浮丘。迭岭碍河汉,连峰横斗牛。汪生面北阜,池馆清且幽。我来感意气,捶庖列珍羞。扫石待归月,开池涨寒流。酒酣益爽气,为乐不知秋。

  题签:徐天池渭草书诗卷。上上神品。愚公。

待酒不至。

  下面这两行则坚持了一致的构造,由浓墨始,到结尾处似乎体操运发动甩出去的彩带,又恍如是长长的舞动的水袖,带着你的目光在空中游弋。

Lot 368

  阐明

  假如以舞蹈来做比喻,下面这些灵动的笔触就像是柔和的小步舞曲。

  而这一节则是富丽奔放的华尔兹,勇敢的笔触划出精美的弧线,就像那些转起来的裙摆。

王季迁于1973年和1997年的两次让售,使大都会博物馆成为寰球中国古代书画收藏的重镇之一。想要完整的研讨中国美术史,就必需到美国,到大都会。而这不能不归功于王季迁。作为20世纪中国画收藏范畴的泰斗和要害人物,王季迁也是“将中国书画艺术推向西方的灵魂人物”。

  约10.3平尺

  迄今在绍兴市,还存留着徐渭的旧居——青藤书屋。青藤书屋并非是徐渭命名,而是陈洪绶以徐渭字号,给这小院起的名字,徐渭死后,陈洪绶慕名来这里沾沾仙气,将这个小院买下,住过一阵。

  但实际上我们看徐渭的书法,他在狂草的名义之下,有着很精深的功底,完美的掌握。

  上海保利华谊呈现一卷徐渭草书《书李太白诗卷》,我们试以此为例,来细细观赏一下徐渭的草书。

吴颜送琼杯。酒酣欲起舞,四座歌相催。日出远海明,轩车且徘徊。更游龙潭去,枕石拂莓苔。

  这是一首对于隐居的诗,情感比较安稳,徐渭的起笔也比拟温和。下图中寻字一行,结体都比较中规中矩,不遇两字开端,笔尖有跳动之意。而到了第二行“石径入丹壑”,徐渭就开始放飞自己了。

  徐渭诞生于斯擅长斯,字青藤,号天池,都是院子里的事物,青藤是那棵老藤,而天池就是窗前的小水池。水池很小,不外多少平米,但由于暗有活泉相通,于是水质不腐,徐渭称之为天池,与长白山并无半点关系。

  原题目:自残九次而不逝世,徐渭这是用命在写书法啊!

  能用煮豆燃豆萁这样的典故来比方兄弟关联,徐渭的日子可想而知。昼夜相互陪同的,是本人的身材,跟自己的影子。

  细细读下来,像是听了一首交响曲,回环往复,映带连累,叙利亚政府军空军基地遇袭 以色列不予回应-中青在线,忽而厚重沈稳,忽而奇崛姿媚。

  这些景也好物也罢,若不是因着徐渭,着实并不值得专门去一趟,绍兴的好屋子也多得很,这小院也并不值得陈老莲专门来住。徐渭死后至今三四百年,人们川流不息地来,或许是因为着巫术里的接触律,好像到了这里,能沾了书香或灵气。

  “开窥窗见”这一行,徐渭笔下的豪情开始涌动,到“白”字便喷薄欲出,“拂”字一笔长划,你好像能看到他用笔拉下来时的那种力气和洒脱。峥嵘之态尽出。之后,用笔和结体都复归平淡。

  齐白石有首最著名的走卒诗:青藤雪个远凡胎,老缶衰年别有才,我欲九原为帮凶,三家门下轮转来。这里面老缶是为了拜师说的,后来闹掰了就不说了,但青藤雪个则是他一生挚爱,恨不早生三百年,给徐渭磨墨铺纸。

  (右侧为北宋郭熙《秋山行旅图》)

南博青藤白阳大展上徐渭《应制咏剑诗》

  他只能把所有的能量,都注入到书画中。有明一代,徐渭的书法无出其右,充斥激情和狂乱的笔触,几乎吓坏写字的人。

  然而,却没人想反复徐渭的人生。

右述太白诗。天池山人渭。

  墨气淋漓,感情充分,观之激动心神

玉壶系青丝,沽酒来何迟。山花向我笑,正好衔杯时。何酌东窗下,流莺复在兹。东风与醉客,本日切适宜。

  在起首的这短短数行,我们就看到了徐渭在狂草中的节制,绝非一味癫狂。

  RMB 20,000,000 - 30,000,000

  《宝五堂藏中国古代书画》,第43-46页,保利艺术博物馆编,2010年。

王季迁先生和启功先生论画 青藤书屋里的老藤

  徐渭的书法卷多是行书,草书未几。这卷草书《李太白诗卷》,整卷变化多端,忽而用笔冷静,忽而飞动跳跃,线条飘逸,盘纡围绕。

  随处可见凸起夸大而不失法式的结体,笔画跌荡起伏,字体大小比较,字形的极具变更,有如暴风骤雨,酣畅淋漓,令人叹为观止。

石径入丹壑,松门闭青苔。闲阶有鸟迹,禅室无人开。窥窗见白拂,挂壁生尘埃。使我空叹气,欲去仍彷徨。香云遍山起,花雨从天来。已有空乐好,况闻青猿哀。了然绝世事,此处所悠哉。

  高3.52米,宽1.02米大卷,气概撼人

  大家能够用眼光跟着笔画的行走写一遍,或者用手指在空中写,写着写着你就会冲动起来。这也就是为什么看书法可以看良久的起因。完善的节奏感,是所有艺术共通的法则。

  咱们看完全个卷子,仿佛感到其章法有部署,但更多的,仍是他内在的实在感情,无邪天然。这也是徐渭他们尊敬王阳明心性说的成果,在艺术创作中,要体现作者的真心。袁宏道说徐渭是:“强心铁骨,与夫一种磊块不平之气,书画之中宛宛可见。”

  这个卷子有幸没有消散国外,而是被王季迁先生收藏。王季老的大名如果你不知道,你大概不会把这篇文章看到这里。

  一青一白,画也好,书法也好,都自在随性得不得了,除了自由之外,还有一最大的特色是激情充沛,神完气足。

  徐渭这卷草书《李太白诗卷》,写了三首李白的诗,分辨是《寻山僧不遇》、《过汪氏别业二首》、《待酒不至》三篇。

  这几行字固然仍旧节奏疾速,但下笔着重,压住收尾。

  他的书法多为狂草,许多人用癫狂来形容,说他是有精力问题,甚至发疯时候写的。

  2、马积祚(1862-?)民国时代有名实业家、金融家和收藏家。其藏古代书画众多,后散佚,多散失海外,如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藏金代杨邦基《聘金图》卷,弗利尔美术馆藏王翚《仿黄公望富春山居图》等等。

  图右为《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》取印

图左为本卷取印

过汪氏别业二首。

  我再放几个我特殊爱好的部分,试着向大家展现一下这种情绪充沛的节奏感。

  展览

  著录

  1、本作品为马积祚、王季迁先生旧藏。

畴昔未识君,知君好贤才。随山起馆宇,凿石营池台。大火蒲月中,景风从南来。数枝石榴发,一丈荷花开。恨不当此时,相过醉金垒。我行值木落,月东清猿哀。长夜达五更,

  运气不好,时运也不济。若徐渭只是个乡野乡人的料,倒也罢了,糊里糊涂,过完毕生,未尝不是幸事。然而,人生忧苦读书始,他却从小就是十里八乡的神童:六岁读书,九岁能作文。二十多岁,有人成心刁难他,指着一件不起眼的物件叫他作赋,他当场就写,把一丈长的纸卷写满,因而得了绰号——徐文长。

但天池山人这个名字,依然是无比的不羁。

上一篇:幻灯二

下一篇:没有了